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4
  • 来源:国内精品自拍视频_国产久久精品一区_精品 久久精品亚洲

  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

  意外地,她在客厅里遇见他。很奇怪的说法,在他的家里看见他是天经地义,只是她还没准备好加入他的生活。

  看见育臻,尔众顿了顿正在打领结的动作,尴尬在两人脸上驻留。

  “你要出门?”

  “你还没睡?”

  两人异口同声,下一秒,尴尬在两人脸上同时化解。

  “我还有个应酬。”

  不管他们双方是谁用手段促成这段婚姻,总之,他们成了家人,好不好,都要在屋檐下共同生活,放弃冷淡,他试着用家人态度对她。

  稳住态度,她走到他身旁,说:“我来帮忙。”说着,接手他打领带的动作。

  “停战了?”微微一哂,他俯看新任妻子,她清丽动人、温婉大方,是男人喜欢的妻子类型。

  第二次结婚,他缺少欣喜若狂的激烈反应,对婚姻,他不再心存幻想,但她的娇妍美貌不易被忽视。

  “认清现实会让生活容易一些。”

  对峙又如何,她总不能拿他胁迫婚姻当一辈子的话题吧!

  一辈子……这三字瞬地从她心间滑过。一辈子是好长好长的一段人生啊,她选定方向、选了路径,再绕不回原点,重新来过。她将跟这个碧眼男人过一辈子,是真真正正的几十年面对,而非偶尔的梦中相遇。

  “你是个聪明女孩。”

  育臻说不出心头滋味。“要我等门吗?”

  “不用,我会带钥匙出门。”

  答应和俪晶在新婚夜见面,多少有一点证明心态.证明他的人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、一场婚姻而更改。

  说穿了,这种作法很幼稚,但众数人类,很难在面对感觉纷乱时成熟稳健。

  “好!那么……晚安,路上小心。”放开手中领带,退两步,在他胸前,她总是脸红心跳。

  “要不要下星期帮致渊、致博请一星期假,带他们去澳洲玩?”建议甫出口,他怀疑起自己的心态。

  他在补偿她的蜜月旅行?诡异!这场婚礼让他不像自己。

  “我想……不太好,致渊、致博马上要月考,他们需要花一点时间在课业上。”她没忘记自己的身分是“全职保母”。

  “他们的功课有问题?”那些家教在做什么?

  “若以月考分数作基准,他们的确是班上的优秀学生,但我认为那是他们重复写评量卷的结果,并不是他们真正懂得课程内容。”

  “你怎能凭分数,了解他们是真正懂得,或只是评量卷重复写太多次?”

  “我曾经在平时考中出过评量卷上没有的题目,我发觉真正懂得课程内容的小孩不会有困难,但致渊、致博,就会有答题困扰;所以我想与其找家教重复要他们写大量考卷!还不如让孩子在课余接触其它东西,不要把所有时间都投资在学校课业上。”

  “比如……”

  很有意思的说法,从小他就认定只要拿第一名,就能一路成功,事实在他身上证明,他的想法是对的;没想到一个专业老师在他的新婚夜,推翻他的想法。

  “比如音乐、阅读、美术、体能、英文等等。”

  “这些东西学校不教吗?”把时间投资在次要科目上,不浪费?

  “有!但不深入,一方面课堂时数少,一方面是师资问题,比方我自己的体能不是太好,但必须带孩子上体育课,对我来讲是件很吃力的工作,而小朋友也没办法在我身上学到球类技巧、游泳等专业技术,顶多是跑跑动动、流流汗。”

  “小时候我没学过这些东西,不也长到这么大。”

  “这些东西能培养孩子的美感情操教育。时代不同了,未来社会的压力绝对会超过我们这一代,若是孩子学会用画笔、运动、音乐等等东西来纡解压力,而不用非得留在电视前面,或是流连pub、网咖,用摇头丸松弛身心,我想,会是好事。”

猜你喜欢

终有一日,我会让你这个心肠歹毒的‘天才少女’坠下神坛!

终有一日,我会让你这个心肠歹毒的‘天才少女’坠下神坛!紫猫见她这个模样,隐隐有些担忧,于是伸出肉呼呼的猫爪子戳了她两下,一脸高傲地昂起头,“你的父母还在外面等着呢,你还不快去报

2020-04-11

女人,本尊在你的脸上布下了阵法

女人,本尊在你的脸上布下了阵法,你永远都不能祛除这道疤痕。”君衡华眯着一双魔魅的眼睛,他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,她的绝美只能属于他一个人。“卧槽!你有病吧!”姬紫月听到这句话,顿

2020-04-11

这不是气人呢吗,欺负自己力气小是怎么的。

这不是气人呢吗,欺负自己力气小是怎么的。沈云芳还就不服气了,往自己手掌心上呸呸两声,拽着镰刀的木头把就开始使劲。沈云芳都觉得她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上面的树枝好像就是跟她作对一

2020-04-11

非常不幸的,这个沈家的娇小姐和沈家的丑小鸭不睦

非常不幸的,这个沈家的娇小姐和沈家的丑小鸭不睦,造成每次沈云芳来大伯家,别人还没说什么呢,就得被沈云秀刺得几句。正没拿好眼神瞅门口的人的沈云秀一听她爹支使她干活就不乐意了。她没

2020-04-11

说罢,大笔一挥,他直接在合同底下签上了自己的大名

说罢,大笔一挥,他直接在合同底下签上了自己的大名。这么爽快,倒是让岑青禾不好再说别的,调整好脸色,她说了句:“谢谢薛先生。”薛凯扬将签好的合同往茶几上一放,身子靠在沙发靠背处,

2020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