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9
  • 来源:国内精品自拍视频_国产久久精品一区_精品 久久精品亚洲

  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

  意外地,她在客厅里遇见他。很奇怪的说法,在他的家里看见他是天经地义,只是她还没准备好加入他的生活。

  看见育臻,尔众顿了顿正在打领结的动作,尴尬在两人脸上驻留。

  “你要出门?”

  “你还没睡?”

  两人异口同声,下一秒,尴尬在两人脸上同时化解。

  “我还有个应酬。”

  不管他们双方是谁用手段促成这段婚姻,总之,他们成了家人,好不好,都要在屋檐下共同生活,放弃冷淡,他试着用家人态度对她。

  稳住态度,她走到他身旁,说:“我来帮忙。”说着,接手他打领带的动作。

  “停战了?”微微一哂,他俯看新任妻子,她清丽动人、温婉大方,是男人喜欢的妻子类型。

  第二次结婚,他缺少欣喜若狂的激烈反应,对婚姻,他不再心存幻想,但她的娇妍美貌不易被忽视。

  “认清现实会让生活容易一些。”

  对峙又如何,她总不能拿他胁迫婚姻当一辈子的话题吧!

  一辈子……这三字瞬地从她心间滑过。一辈子是好长好长的一段人生啊,她选定方向、选了路径,再绕不回原点,重新来过。她将跟这个碧眼男人过一辈子,是真真正正的几十年面对,而非偶尔的梦中相遇。

  “你是个聪明女孩。”

  育臻说不出心头滋味。“要我等门吗?”

  “不用,我会带钥匙出门。”

  答应和俪晶在新婚夜见面,多少有一点证明心态.证明他的人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、一场婚姻而更改。

  说穿了,这种作法很幼稚,但众数人类,很难在面对感觉纷乱时成熟稳健。

  “好!那么……晚安,路上小心。”放开手中领带,退两步,在他胸前,她总是脸红心跳。

  “要不要下星期帮致渊、致博请一星期假,带他们去澳洲玩?”建议甫出口,他怀疑起自己的心态。

  他在补偿她的蜜月旅行?诡异!这场婚礼让他不像自己。

  “我想……不太好,致渊、致博马上要月考,他们需要花一点时间在课业上。”她没忘记自己的身分是“全职保母”。

  “他们的功课有问题?”那些家教在做什么?

  “若以月考分数作基准,他们的确是班上的优秀学生,但我认为那是他们重复写评量卷的结果,并不是他们真正懂得课程内容。”

  “你怎能凭分数,了解他们是真正懂得,或只是评量卷重复写太多次?”

  “我曾经在平时考中出过评量卷上没有的题目,我发觉真正懂得课程内容的小孩不会有困难,但致渊、致博,就会有答题困扰;所以我想与其找家教重复要他们写大量考卷!还不如让孩子在课余接触其它东西,不要把所有时间都投资在学校课业上。”

  “比如……”

  很有意思的说法,从小他就认定只要拿第一名,就能一路成功,事实在他身上证明,他的想法是对的;没想到一个专业老师在他的新婚夜,推翻他的想法。

  “比如音乐、阅读、美术、体能、英文等等。”

  “这些东西学校不教吗?”把时间投资在次要科目上,不浪费?

  “有!但不深入,一方面课堂时数少,一方面是师资问题,比方我自己的体能不是太好,但必须带孩子上体育课,对我来讲是件很吃力的工作,而小朋友也没办法在我身上学到球类技巧、游泳等专业技术,顶多是跑跑动动、流流汗。”

  “小时候我没学过这些东西,不也长到这么大。”

  “这些东西能培养孩子的美感情操教育。时代不同了,未来社会的压力绝对会超过我们这一代,若是孩子学会用画笔、运动、音乐等等东西来纡解压力,而不用非得留在电视前面,或是流连pub、网咖,用摇头丸松弛身心,我想,会是好事。”

猜你喜欢

娉艾是个美丽的室友,和这种室友长住,至少养眼,不会破坏胃口

娉艾是个美丽的室友,和这种室友长住,至少养眼,不会破坏胃口。”那次,她批评他把女性物化,他回答,物化人类的不只有男性;她说在他眼底的婚姻太悲哀,他回答,放眼所见,没有一桩婚姻不

2020-03-03

不对,她是不太合作,但不至于痛恨血缘亲人

不对,她是不太合作,但不至于痛恨血缘亲人。因为乔力夫来访?也不是,虽然她老在他面前当气包子,但他的笑容是春日阳光,没人能因为全家和乐融融,她被弄除在“全家”之外?更不是了,画画

2020-03-03

又是一个无用的公子哥儿,受点挫折就一蹶不振。”尔众的眼里充满鄙夷

又是一个无用的公子哥儿,受点挫折就一蹶不振。”尔众的眼里充满鄙夷。“慢慢的,房子卖了,祖产抵押了,他们只好租来阁楼挡风避雨。刚开始,盼盼在公司当会计,一家人生活勉强可以维持,但

2020-03-03

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

缓步下楼,停在最后一层阶梯,育臻选择进客厅。意外地,她在客厅里遇见他。很奇怪的说法,在他的家里看见他是天经地义,只是她还没准备好加入他的生活。看见育臻,尔众顿了顿正在打领结的动

2020-03-03

她离开秋千,爬到他身体前面,在他两腿之间坐下

她离开秋千,爬到他身体前面,在他两腿之间坐下,双双拉过他的手,圈住自己的腰。他们是一体的,不管是否分离,只要距离相近,他们就会紧紧相吸。「你不要怪哥哥姊姊,他们很辛苦,白天念书

2020-03-03